您的位置 首页 屌丝故事

star409篇唯余遗憾不可平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黄昏下摇曳的枫叶, 却伴随着稀碎的黄昏,渐行渐远…” 世间万物,抵不过…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黄昏下摇曳的枫叶,
却伴随着稀碎的黄昏,渐行渐远…”


世间万物,抵不过朝来暮去。

晚风轻起,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从街角的小道上消失,泛着铁锈的路灯挣扎着燃起稀疏的黄光。

黑夜降临了。

没有了白日里骄阳的炙烤,小镇又热闹了起来。

我坐在街角老旧的咖啡馆,透过玻璃橱窗看着街道上人群拥挤,车流不息。

十字路口中间那颗硕大的枫树,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变得五彩斑斓,透过树杈间的缝隙,隐约可以听到对面车站正在鸣笛的火车,那是这个偏远的小镇唯一的一个车站。

又一阵风起,枫叶互相摩擦着发出阵阵哀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却从不会有人愿意抬起头来多看它一眼。

良久,我收回目光,纤长的睫毛顺着视线下垂,饱经沧桑的手开始不安地搅动着桌面上那杯已经凉透了的咖啡。

直到一滴晶莹顺着惺忪的脸颊跌落,在棕黄色的液体中激起一片涟漪,握着汤匙的手紧了紧,才缓缓停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万五千三百四十五次想起你了。
仔细算来,我们分别已经有四十年零四个月外加十二天了。

你看,我记性那么好,才不是你嘴里那个只会丢东落西的笨蛋呢。

好吧,如果有幸再见到你的话,我会悄悄告诉你,其实每想起你一次,我就会在你送我的那本书里面备注。

尽管我尽量将字写得很小很小,书本前后的两张空白页却还是被写得密密麻麻了。

不过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就像以前我总是在你的字帖上画画一样。

可是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转瞬之间就从我的指尖流逝,把我的记忆也一点一滴地偷偷带走,连带着把你的模样,也偷走了。

如今,我心心念念着的那个少年,也只剩一个模糊的轮廓了。

四十年前我还总是喜欢坐在这里漫无目的地在人群里眺望,直到看到某个像你过去的影子,然后快速将书本塞到包里,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追去…

没想到这一追,就是五年。

我总以为只要我跑得快一点,就能快点跑完了,到那时候,我就自由了。

可不知是你不愿放过我,还是我不愿放过你,就算时间让我变得麻木,我依旧还是会守在这里,期待着再见你一面。

四十年的日新月异,沧海桑田,这个小镇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而不变的,唯有街角这间几十平米的咖啡馆,以及十字路口中间那棵上了年纪的枫树吧!

不对,不变的还有我数十年如一日,期待着再见你一面的心。

如果知道等待那么痛苦的话,当初我一定鼓起勇气挽留你,可是转念一想,这世界上那有什么如果啊!不过是心里有遗憾的人的自我慰藉罢了!

说到底,我也不知道我在遗憾什么,明明已经有了疼我如宝的人陪着了,为什么还终日里期待着再见你一面?

是不甘错过?还是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心跳加速满心欢喜的人?

我想应该是后者吧。

以前总觉得相爱的人总会在一起,在一起的人一定相爱,然后喜欢各种脑补着未来跟相爱的人一起携手的故事。

可是到了一定的年纪我才知道,那时候太天真了,以至于不知道一切都是有反向的。

就好比我最终也没能与你牵手,而是凑合着选择了一个爱我的人。

真是可笑啊!

又一阵汽笛声响起,最后一班火车到站了。
我全身的细胞都跟着紧绷起来,呼吸变得急促,瞪大着眼睛从树杈间的缝隙看过去。

人群出来了。

我的眼睛不自觉跟着人群转动起来,直到眼底的光渐渐暗淡,紧接着是铁闸门关闭的声音。

果然还是没有么。

我垂下头叹了口气,将桌面上已经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

舌尖弥漫的苦涩就如同我这些年的心情,这一杯,便是人间百味。

我一直想见你,可是却不知道真正见到你时我该说什么?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你叙叙旧,还是满脸期许地问你是否还爱着我?

若是四十年前,或许我还真的会选后者,可是现在…朝来暮去,我已经是年过半百的糟老婆子了!

果然跟你说的一样,时间万物,都抵不过朝来暮去,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年少冲动,满眼欢喜,却只能伴随着汽笛声,在心底腐烂

黄昏的残阳,摇曳的枫叶,温柔的声音,干净的校服,以及好看的笑脸。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少年扬了扬手里的字帖,咧开嘴露出了两排大白牙。

活了十八年,一直以为对异性无感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心中的小鹿四处乱撞的感觉。

我慌乱地从你手里接过字帖,留下一句谢谢就匆匆逃走了,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因为过度紧张而通红的脸。

同年级里有几百个人,可有些人直到毕业,平日里也没见过一面,其实并不是因为没见过,而且因为你根本不在意这个人。

就好比第一次见面时我以为你是别班新来的转校生,却不曾想你从一开始就在我隔壁班。

课间的走廊,午后的食堂,校园的林荫小道,以及黄昏的球场上,都有你的身影。

原来只是我没注意罢了!

我已经记不清我制造了多少次与你偶遇的巧合了,那时候尽管跑了大半个校园累得要死,但是只要在擦肩而过时与你对上一眼,然后你冲着我礼貌微笑,尽管说不上话,我都能因此高兴一天。

你知道么,你的微笑好像有一股魔力,能冲散我所有的阴霾。

还记得那个突然下起小雨的午后,操场上弥漫着水泥和着蒸汽的味道,我们躲在观众席的站台下,喧闹的人群将我挤到你身边,而你小心翼翼地护着我…大概在那时候,我真正认定你了吧!

而我们真正的交集是从同一个兴趣爱好开始。

高一下学期,学校里开始流行了各种社团,原本枯燥的生活也迎来了新的曙光。

在书法社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惊讶,甚至可以说我之所以进书法社是因为看到你报名了,这个秘密你大概到现在也不知道吧。

或许是因为我书法写得特别好的缘故,一向缅甸的你开始接近我,向我探讨,跟我聊天,呼吸间的碰撞,把我的小鹿扰的上蹿下跳,我甚至害怕有一天,我的小鹿会这样累死。

后来,我们这之间越来越熟,甚至放学后会一起相约着回家,那个时候学生的我们还没有手机,只能在街角的咖啡馆,点上两杯香醇的奶茶,然后找个靠近橱窗的位置坐下来聊天,从兴趣爱好聊到天南海北,亦或是相对沉默着埋下头一起练字……不管怎样,从不厌烦。

直到黄昏将枫树的影子拉得老长,我们才不舍地告别着回家。

以枫树为中心,你朝着南面走,我朝着北面走,尽管只隔着一条街道,却依然觉得很遥远。

只是,如果你有那么一次回头,一定能看到身后的我,失魂落魄的眼神吧。

那时候的青春真好啊!

我曾不止一次次感叹,真想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个时候,真希望校园的林荫小道永远走不到头,真希望街角的咖啡馆永远也不会有黄昏。

如果那年夏天的尾末,我能稍微细心一点,是不是就能发现你送给我的那本书里夹着的书签?是不是就知道了原来我小心翼翼爱着的少年也在小心翼翼地爱着我?是不是你就不会突然与我疏远?是不是后来你就不会走了?

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而你,也走的很匆忙。

你因为父母的缘故来到了这个小镇,寄住在外婆家,最后也因为同样的原因离开。
我永远也忘不了你走的那天。

小镇初次落叶的秋分,黄昏的车站,你伴随着汽笛声渐渐远去的身影,只说了一句再见,没有犹豫,没有停留,更没有回头,生生在我心口剜了一道口子,以至于那么久了都没有愈合。

而我只能站在原地,心里默念着如果你回头,我一定把没来得及跟你说的话告诉你。

后来我才明白,那时的你心里一定也默念着,如果我叫住你,你就不会走了吧。

如果当初我们没有那么多借口,勇敢地迈出这一步,那么我们现在会是怎样呢?

在感情上的自卑懦弱真的会害死人,如果我们能稍微勇敢一点,我们的故事一定不会那么早就落下帷幕吧!

都说人生如同一场电影,兜兜转转总会回到原点,可是我在原点等了四十年,也没能等到你。

这么多年了,你一次也没回来……

于你而言,年少时的喜欢大概只是一时的冲动吧。

而你,应该早就已经把我忘了吧。

真羡慕那个最后能陪在你身边的人啊!

 


——有些遗憾,就是一辈子

小镇初冬的第一场大雪同往年一样如约而至,枫树上稀疏的叶子也都被冰雪掩埋。

老人坐在摇椅上,透过模糊的玻璃窗看着白茫茫的一片,眼神空洞。

半晌,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刚迈了小半步,又停住了,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我刚才要去哪儿来着?怎么站起来就忘了?”

一遍又一遍。

正在厨房门忙活的人听到动静,连忙跑出来,“妈,你怎么了,什么要去哪,您快坐下。”

好说歹说半天,老人还是无动于衷,依旧重复着那一句话,甚至越说越激动,拄着拐杖的手也抖了起来。

女人急了,忙冲着屋里喊道:“老公,快出来,妈的病又犯了!”

大雪过后,老人躺倒了医院,依旧是精神恍惚,两眼空洞无光,医生都说,大概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家里人虽是难受,却也开始准备着后事,可是没想到,老人硬是熬到了来年夏天。

夏天的黄昏总是来的比较慢,吃过晚饭过后,才迎来了晚霞。

老人看着从窗户透过来的霞光,空洞暗淡的眼神又有了焦距,她突然手脚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摸索着从枕头下把那本已经破旧的书拿了出来,熟练地翻动着,直到看到夹在中间的小小书签,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上面漂亮的钢笔字。

也许是经常这样做,字已经有些模糊了,只依稀看出来上面写着:同相守,共白头,你可愿?九月初五,咖啡馆,等你答案……

当初写出写封信的少年,应该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吧,所以走的时候才连头也不敢回一下。

可惜当初那个马虎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将少年送的书收藏在最显眼的地方,当作珍品,不敢沾染半分,也因此未能发现藏在其中的秘密。

而街角的咖啡馆,少年从朝起等到落幕,从欣喜到失落,眼角的光随着黄昏逐渐变得暗淡,那时候大概心就碎了吧……

可年少就是这样,有些话总是说不出口,害怕好不容易融洽的关系会因此变得僵硬,可往往不说出口才是最痛苦,最遗憾的。

“妈?你怎么坐起来了。”女人惊呼,连忙过来扶着。

“翠儿啊,我想去个地方。”老人抬起头说道,爬满皱纹的老脸此刻突然精神了许多。

“妈?你想起我是谁了?”女人似乎有些激动,两行泪花随之掉落。

“嗯,你是我女儿啊!”老人看着女人艰难地点了点头。

女人哭的更厉害了,她知道这是回光返照,老人快要走了!

父亲走了,母亲现在也要走了,不舍,难过,随着热泪将视线模糊。

半晌,女人勉强收住了情绪,连忙通知了家里人,将老人推到了街角的咖啡馆前。

橘黄色的霞光将老人的身影拉得老长,透过树杈间的缝隙,老人紧张地看着对面的火车站,一刻也不敢松懈。

直到天边的晚霞消散,破旧的路灯亮起,车站的铁闸门缓缓合起。

老人的眼神暗淡下来,低着头叹了口气,随后将书签小心翼翼地夹到书里,紧紧抱在怀里,惺忪的眼角落下一滴热泪,她就这么靠在轮椅上睡着了。

儿女们都以为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棵枫树有了感情,所以才有空就到这里看着它发呆,却不知道她是透过枫树,看对面的火车站,期待着有一天,汽笛声响起,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出现,然后笑着对她说:“我回来了。”

总以为时间很长,想见的人一定能见到,相爱的人一定能相守,可惜却忘了,时间所有美好,终究抵不过有缘无分。

无法拥有,也无法忘怀,只能遗憾终身……

故事集:star409(完)

作者: 麒麟臂大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