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屌丝故事

iptd999篇心逾炭火(二)

当我喜欢你,清白且勇敢 转眼很快又到了星期五,这成为来一道永远跨不过的梗,其实林小晚也没有那么生气,只是莫名其…

当我喜欢你,清白且勇敢

转眼很快又到了星期五,这成为来一道永远跨不过的梗,其实林小晚也没有那么生气,只是莫名其妙就把局面搞成了这样。

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林锐再没之前那么热络,甚至见到她只是转个身匆匆走了。

林小晚觉得心头堵得慌,明明很讨厌林锐之前一直凑近她,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怎么反倒他现在不烦她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开心。

林小晚平时没什么朋友,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有了林锐,好像解闷一点了。

林小晚坐在教学楼背后的椅子上烦躁地抓着脑袋,这是一处不错的风景,树荫下很清凉,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脸颊上,很温暖的感觉。

iptd999故事图1

最重要是没什么人,可以供林小晚一个人自娱自乐。

她不知道,四楼的窗台上,总有一双眼睛观望着她,有时欢喜,有时忧愁,大部分时候还是面无表情的。

“林小晚,怎么样啊,一个人偷偷躲在这里哭啊,这几天林锐都不怎么理你了,真是太快人心,看看你这个乡巴佬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明明只有几个人,却气势汹汹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恶意。

“是啊是啊,林锐可能是一时新鲜感过了懒得理她了,真可怜自作多情。”

“周瑶,好歹我们也是一个班的,你要这样恶语相向吗?我试问自己没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就算那天言语冒犯了,那也是你先说我坏话了,我究竟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林小晚眼睛直视着她,无尽的委屈和质问。

“没什么咯,就是单纯讨厌你,乡巴佬土包子,凭什么能跟我同一个班。”她高傲地抬起下巴。

“周瑶,你知道吗?你是贱,真的贱……”

林小晚之前是知晓一些关于她的风言风语的,她一直不怎么相信,可是在这样的时刻怎么也忍不住了。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周瑶恼羞成怒了。

林小晚摸着自己的脸颊,把头发挽开,倔强地看着她。

林锐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iptd999故事图2

他急忙跑过去,用力推开周瑶,把林小晚护在身后,眼里隐忍,周瑶跌坐在地上微楞了一会儿,眼底的傲意慢慢落下去,她身边的几个人慢慢扶起她。

“林锐,你别告诉我,你喜欢这个乡巴佬,我还听说你以前说过她土。”

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林锐,那张一直崇拜着的俊脸,虽然微冷但偶尔显露出的温柔,此刻却变得全然陌生。

“这都不关你事,要说她要欺负她的人只能是我,你…还不够格。”

“好…我知道了。”她慢慢垂下眼眸,失魂落魄地走了。

林小晚才从震惊中缓过来,俯视着他的背脊,单薄的灰色T恤,连背影都觉得惊艳。

“你逃什么逃……”林锐转过身来,眼神冰冷地看着她。

她讶异地看着他:“终于舍得搭理我了?”

“那是你不想搭理我…我才不烦你的,还有上个星期五下午强吻你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是我冒犯了。”

林小晚再一次红了脸,耳根子发烫,连忙堵住他的嘴,警惕地看着周围:“我说你故意的吧,非要说那么详细,真的流氓……”

“是的啊,那我就再流氓一次。”他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她的额角,表情像一只偷腥的猫一样兴奋。

林小晚白了他一眼,转身欲走,他急忙拉着她:“别啊,我错了。”

“林锐,说真的,你喜欢我什么?”林小晚认真凝视着他那张帅得过分的脸。

像林锐这样的人,本就应该是众星捧月的,而她只是活着淤泥里的喽啰,卑微到极致。

他就害怕林锐只是随便玩玩,她承认,自己是心动过的,但从未想过高攀。

“我就是喜欢你咯,喜欢一个人哪需要什么理由,你们女生怎么总是磨磨唧唧的,给一句话,答不答应?如果你现在说不喜欢我,我立马消失在你眼前。”少年赌气似地说。

林小晚舔着唇,犹豫不决,这下可触碰到林锐的雷点,焦急地问:“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这种事情还要考虑吗?”

“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林锐勾着唇,牵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真的魅惑到了极致。

“听不清拉倒。”林小晚憋着一股气。

“听见了!林小晚喜欢林锐,林小晚喜欢林锐!”

“嘘,小声点。”

那时候的少年,想要宣告全世界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他,那种欣喜若狂动辄山海,可以刺激耳膜。而温婉安静的少女,却只是不露声色的欢喜着。

希望我们长长久久,
在记忆流逝中记住彼此唯一的春秋。

自从和林锐在一起之后,林小晚觉得初到陌生地方的孤独感和自卑减弱了不少,因为身边总是有林锐的陪伴。

班上流言四起,不过大家对于这种事都见怪不怪了,毕竟还有几对情侣偷偷摸摸谈恋爱,不过只是林锐更受关注罢了。

周瑶他们也没找过她麻烦了,每天冷眼对着彼此,没有什么缓解的可能。

以前不观察不在意,现在真正在一起才发现林锐这个人一天到晚闲的无聊就缠着她,从未学习过,也不知道他怎么进的重点班。

他在忧愁和林小晚相处的时间太少,而且太部分时候还要小心翼翼。

而林小晚却烦恼自己的排名掉了不少,下学期就要分文理科,理科优势更多,但恰恰是她的弱势。

“学习了这么久该累了吧,我带你去喝冰奶茶。”

林锐倚靠在墙角,轻轻地敲着桌面,下午的光影照在窗子上。

少年桀骜的侧颜显得格外地温柔,或许因为眼里有喜欢的人,所以收敛了不少戾气。

“喝什么奶茶,你不知道我不喜欢喝奶茶吗?”

林小晚只是匆匆抬头无语撇了他一眼,便又挣扎在书本中,争分夺秒一分也不想放过。

“看的什么啊,这么认真,连看我都不想一眼。

林锐从旁边下来凑近林小晚,眼睛盯着他的书,不屑道:“原来是物理啊,你一个女生物理就随便学学好了,不用那么认真的。”

林小晚眼里一抹晦涩闪过,手里的力度过大以至于戳破了纸张,盯着他吊儿郎当的的样子语气十分严肃:“林锐,你不学习我还要学,拜托不要在我学习的时候打扰我好吗?”

她咬着唇,一字一顿,仍旧那么倔强。
“知道了知道了,好好学习,明天见。”

林锐强忍着心中那股怒气,尽量显得耐心和温柔,摸摸她的头发一脸宠溺的样子。

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去了学校路边的那家奶茶店,点了一杯红豆奶茶,狠狠地吸了一口 又猛地一下扔在路边:“汰,什么鬼,这么难喝!”

“难怪她不喜欢喝。”

很快到了下学期,林小晚没有什么时刻比那时候更勤奋了,她铁了心想挤进理科重点班,但现在的成绩实在是不理想,家里还寄予厚望。

班里的女同学都不怎么待见她。

所以她终于鼓起勇气去问班上第一名那个男生宋望,那男生戴着一副黑框眼睛,长得白净斯文,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带着一股书卷气,和林锐的暴躁是截然不同的。

林锐在学校的期间除了找他的兄弟鬼混,就知道坐在最后一排睡觉,他已经很少逃课了,只因为这个禁锢人的空间有林小晚。

他总是看到宋望坐在第一排靠走廊的位置,而林小晚就站在她旁边,她低垂着脑袋头发倾斜,阳光洒下,两人亲密的模样显得格外温馨,林锐忍了三四次终于忍不住爆粗口:“他妈的你们两个讲个题能不能不要靠那么近,败坏风气。”

全班的视线纷纷转过身来,他假装睡眼朦胧的样子,声线慵懒道:“还有别吵老子睡觉。”

他承认话是说重了些。

那天下午林小晚在天台上哭了很久,扯着他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林锐,你永远都不会懂我的感受。你家境好什么都不用愁,你就以为所有人跟你一样,我受够了你的自以为是。”

“分手吧。”她冷淡地抛下一句,精神接近崩溃。

林锐刚开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狼狈的时刻,当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彻底慌了。

“我错了,我真的不该那样说你,对不起,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他低声下气,喜欢一个人,第一次这样卑微。

他以为不管什么时候自己都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

寒假的时候,林锐跟着林小晚去了她住的小镇。其实也就三个小时的车程。

他有着那个年纪的大男孩应该具有的活泼,对什么事情都特别感兴趣的样子,逛了三四个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和水果,鼓鼓囊囊地提在手上,因为那里的超市都普遍挺小的。

林小晚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

本来想穿情侣服的,怕家里人看出什么端倪。

所以林锐十分不情愿地换上了一件浅灰色的风衣,他个子很高,显得旁边的林小晚愈加娇小可人 。

他眉眼深邃了,五官立体,所以当林小晚的妈妈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都笑着道,她看见了电影明星。

“我们小晚啊她性子腼腆,脸皮薄,除了小时候的朋友几乎没有什么亲近的同学,她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学校里遇见你这样热心善良的男同学我就非常欣慰了。”

她挽着林锐的手,笑得十分温和,就是面色有点苍,泛着昏光的狭小破旧的客厅里两个小孩的嬉闹声不断。

林锐这时候就变得十分腼腆,那一套一套沾了蜜的话让林小晚听了都十分想笑。

看着这些老旧是物件和家徒四壁的环境,林锐总算能多少理解林小晚一点了,她的倔强拼命,林锐心里更是心疼不已。

“林锐,我妈妈病重了,现在靠着政府给的钱买药。实话说,我的学费也是别人资助的,我是家里人唯一的支柱了。所以你现在该理解我一点我为什么那么拼命了吧?”

“嗯嗯!”少年脖子缩在衣领里,重重地点了点头,把林小晚拉入怀:“所以 ,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我吧,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

少年的胸膛宽厚而结实 林小晚感觉强烈的温暖,鼻尖泛酸:“林锐,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但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施舍。”

她慢慢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被人看见了不好。”

十字开头的年纪,谁都会冲动,有强烈的新鲜感和一股热血。

林小晚却活得如此清醒而现实。

正因为太清醒,所以孤独,显得格格不入,也容易辜负别人的一片深情。

林锐年也是在林小晚家过的,反正家里人也懒得管他,过年都是放他一个人在外面野。

下雪了,纷纷扬扬都雪花落下来,没到一会儿就铺满了檐角和地面,门口那棵老槐树也像是被化了一层雪白妆一样。

在青砖黛瓦的大地上显得纯净洁白,已经好多年没有下雪了,林锐还自夸是自己带来的运气。

这里的年味很浓,鞭炮声响彻,烟火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雪粒砸在林小晚的浓密的头发上,他纯洁无瑕的小脸愈加娇嫩可人,林锐忍不住偷亲了一口。

“以后我们要一直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啊。”
“嗯,长长久久。”他们在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握紧彼此的手,偷偷许下新年的愿望,带着最初的赤忱和热望。

温暖如初。

未完待续。。。

作者: 麒麟臂大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