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屌丝故事

少年初长成,我们都要学会拒绝

“没零钱了,这包面给你吧,卖两块的,你还赚五角呢!”店老板将面塞在我的购物袋里,不容人拒绝。 我能用粗鲁形容她…

“没零钱了,这包面给你吧,卖两块的,你还赚五角呢!”店老板将面塞在我的购物袋里,不容人拒绝

我能用粗鲁形容她吗?或者是蛮橫。我能说我不喜欢吃方便面吗?事实上我的寝室里已经堆积了五包这样的面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拎起购物袋走出了便利店。

叮铃铃……短信提示音响起,我收到了一条让人厌恶的短信,或许我这样想并不妥当。

是室友林发来的,叫我帮他带瓶水。他是一个过分自来熟的人。我买水必要我帮他带水,我买饭必要我帮他带饭,而且极少给钱。事实上我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几乎在宿舍外便没有交集。

我已经出了便利店,再折返回去倒也没什么,只是现在是高峰期,排队付账要等好长时间。

“我不在便利店了,你自己出来买吧,还有…你中午的饭钱还没有给我。”我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思忖良久,我在输入法里打了两个字。

“好的。”

因为这两个字我在便利店里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

我到宿舍的时候,他正在打游戏,抬头瞟了我一眼,然后丟下一句话。“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快渴死了。”

虽然我很想发作,但理智告诉我:都是一个宿舍的,还是不要计较了,免得日后见面尴尬。

不知道理性是不是对的,但我还是我听信了我的理性。

我把水放在他的桌上便去写文案了。

或许实在是意难平,事实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我烦躁地打开电脑,无意间打翻了桌上的奶茶。

我今天并没有喝过奶茶,不用想,又有人占用过我的书桌。

望着洒在电脑上的奶茶,我竟一脸平静地找纸。

为什么我一点情绪都没有呢?我不是该生气吗?最起码的担忧和心疼也没有,那可是我最珍爱的电脑!

于是一个可怕的念头产生了。

我可能有问题!我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情绪和反应。

为什么呢?

我开始努力寻找原因。

未果。

后来我打电话求助应。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当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他的时候,他没有骂我神经病,也没有替我分析事情的原委。反而反问我:“你觉得你最好的朋友是谁?”

“毋庸置疑,是你啊!”我不明白他此言是何意。

“可是你不觉得你对每个人都一样吗?你会对所有的人有求必应。”

是这样的啊?

“我竟这么善良?”

“是你不懂得拒绝啊!因为你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去满足别人的情绪。情绪也是有脾气的啊,它现在不要你了。”

情绪也是有脾气的?而我却没有。

这几天我一直在回想着应的话。

应说的很对,我一直对他人的要求有求必应而一度的克制自己,我对陌生人似乎比好朋友还好。

这绝对是一种病态。

于是我贱兮兮地请应吃饭。目的不纯,但也绝不是他所说的鸿门宴。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总觉得应比我更懂我。

“去把他打一顿!”应用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我,

“好!”我也用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他。

“学会拒绝。”玩笑过后,应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我现在就去打他一顿。”我假意怒气冲冲的跑出去,这个应说了跟没说一样,所以我决定不请他吃饭了!

早知道应该多点几个菜的。

回寝室的路上,我竟一直期待着林的短信,期待他让我帮他带饭然后我再义正言辞地拒绝。

路过便利店时,我特意停了停,三月份的傍晚,寒意还未完全褪去,时不时冒出来的冷风让人瑟瑟发抖,行人都缩着脖子快速前行,只有我是人群中的一个另类,走走停停,有时候还会来回打转。

“叮铃铃……”还好悦耳的消息提示音并没有让我失望,我盯着手机屏幕,会心一笑,在屏幕上敲打了几下,顿觉得轻松了很多。

一阵冷风吹过来,我不禁缩了缩脖子,收起手机便快速朝宿舍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这迷茫的夜色里。

作者: 麒麟臂大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